沉淀物

我超烦,喜欢疯狂地点小蓝手和小红心
最近沉迷凹凸世界,杂食
格瑞中心,混乱邪恶

我昨天好像想到关于嘉瑞的一个梗,但是我有点忘了……(痛苦 年纪大了

好像是和闪卡有关
凹凸大赛出了前十的官方卡牌周边,可以用来玩益智类对战游戏。每人五张不同的,前三还有限量版带元力技能的闪卡。然后螺丝背着大家收集了格瑞的全套卡牌,还买断限量版。然而格瑞并不知情
雷狮:老子凭什么没闪卡

先记一记别又忘了。

祖玛小姐姐的眼睛也太好看了,你也是睫毛怪!!

如果是格瑞右前提下的abo的话,我还是比较偏向a瑞的,否则我怎么脑补都觉得有点都ooc,螺丝肯定是a,金也是a,大家都是a,只有鬼狐是o(靠
我选择双a谈恋爱……也不会太计较上下,可能不会插来插去,就互相口,互相撸,必要时格瑞会让对方插他的腿缝,想想就鸡儿梆硬
那你abo不做全套你不是耍流氓吗!!痛苦

【嘉瑞】多肉植物

“我得到嘉德罗斯了!”
——金高举一盆黄色的多肉幼苗仰天大喊。

在这个设定下,嘉德罗斯和格瑞都是金养的多肉植物(发型的关系);有一句话的安雷安无差吧。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看。

嘉德罗斯是最新出品的人工培育种,多肉界的no.1,第一难养;嗝瑞是高岭之多肉,第二难养。但是因为金是小太阳,多肉是喜光喜热的植物,所以虽然金干别的事很废柴,但在养多肉方面是个高手。(??)

格瑞是金从小养到大的多肉,因此金比较偏爱他,嘉德罗斯是金最近才得到的超稀有no.1品种,所以金也超稀罕这个新宠,就决定放到格瑞盆里养,让他享受和格瑞一样的待遇。

从此,嘉德罗斯和格瑞过上了同居的生活。

因为吸收了天地日月之精华和小太阳的悉心照料,这两株多肉在某个月黑风高夜成精了。

多肉精,没见过吧。

嘉德罗斯第一次成精,(格瑞:谁不是啊!)好奇宝宝的天性显露无疑,离他最近的同类格瑞自然就成了他观察骚扰的目标。嘉德罗斯仗着自己是稀有品种,年龄虽小但长势汹汹,成天冲格瑞显摆自己胖乎乎的叶子。“格瑞!我们来比比谁的叶子大!”“格瑞你看我比你大了!”“格瑞你看我比你鲜艳!”格瑞表示我一株白色的多肉我为什么要和你比谁更妖艳。

他们俩白天晒太阳睡觉,晚上睡醒了就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晒太阳是嘉德罗斯一天中最喜欢的环节,他喜欢在暖洋洋的日光里舒展叶子,他喜欢在土里悄悄地把根伸进格瑞的地盘碰碰他,看看他会不会因此抖动露在外面的叶子。格瑞才不理他,他就算醒了也不理嘉德罗斯,不过他能理解年轻人好活力不肯睡午觉,他甚至因为嘉德罗斯这些小动作觉得这个抢他地盘的小混蛋还有点可爱。

有天半夜听到隔壁小情侣从房间一路“打”到阳台上,“打”得下面那个直求饶,最后衣服都掉一地。虽然格瑞努力地用自己的叶子挡住嘉德罗斯,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小孩子不能学‘打架’。”嘉德罗斯还是好奇地伸长了脖子,似懂非懂地回了一句:“人类怎么动不动就打架,如果我们也是人类的话,肯定也能把格瑞摁在扶手上打!”见多识广的格瑞只好尴尬笑笑,表示自己不和小屁孩一般见识。

第二天,金出门时被邻居缠着问了好多莫名其妙的问题,他只好一头雾水地回答:“没有啊,雷狮先生,我真的没在阳台养小动物!”

和将信将疑的雷狮道过别,金听到了他关上房门以后对家里另一个人说:“安迷修!我昨天真的觉得有人在隔壁阳台上偷看我们…………不是!怎么可能有人在阳台上养马!……”

真是奇怪的邻居啊!

没有了。

写到一半我意识到自己还有一盆多肉落在学校忘记带回家了…………

好像和一位画手太太撞脑洞了,要紧吗?不过他画的好可爱!!!算我擅自借梗了!

哇,安迷修179我反而对安雷更加向往了,矮攻不是超带感的吗!!!话说好心疼安哥,他不仅天天被嘲没马还什么都没干就被砍了身高,心疼到开始喜欢他噗

不行了,想到一个特别有毒的脑洞。如果螺丝和嗝瑞都是金养的多肉植物(发型的问题)

嗯……如果格瑞主动,除去喝了假奶,被下药,发情期这种bug以外,格瑞这么闷骚,不可能轻易主动,一定要有点微妙的契机。我觉得他很明显吃软不吃硬,然只对在乎的人有效;又有一点老妈子属性,对在意的人有过度保护倾向。所以如果是嘉瑞的场合,螺丝得先疯狂撒娇的铺垫,格瑞习以为常不为所动,机缘巧合格瑞看到螺丝在凹凸论坛上发的帖子求助,恋人对我冷淡怎么办,求教与性冷淡对象相处秘诀什么的。乍一看恼羞成怒,妈的智障,仔细想想自己可能真的太冷漠了。然后就想到恋人挖空心思讨自己欢心,结果收到的只有冷屁股可以贴,就很哭笑不得,心疼对方一秒,反思反思自己。
然后就想主动看看,改变一下
那怎么主动才能不ooc啊,这个问题太深刻了。
格瑞主动螺丝也不能太高兴了,肯定先怀疑自己传感器是不是坏了哈哈哈
有空扩写
你问我为什么非要强迫一座冰山主动,因为想想就很美味啊。

又想到一种,就是格瑞看到帖子以后一番思想斗争,想不如干脆干他一票大的,发展一下抖s之魂,拿起小皮鞭就要抽×
结果演到一半自己羞耻得没发继续,红着一张脸坐在螺丝身上进退两难。
好刺激啊

【嘉瑞】迷弟的自我修养

想试试嘉总反差萌
是来放飞自我的,别当真
ooc预警!

身为凹凸大赛排行榜no.2,凭借帅气出众的外表和高冷神秘的性格,格瑞的人气一直很高。而一条宇宙通用的不成文规定告诉我们:高人气选手背后,无论他知情还是不知情,一定是要有无数粉丝群的!

于是在嘉德罗斯第一次和格瑞交手后,回想起烈斩和大罗神通棍激烈碰撞时,他们靠的那么近,格瑞凌厉而透彻的紫色眼眸里只有他一人的身影,嘉德罗斯心中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兴奋、愉悦和期待。在他回过神之前,格瑞就又多了一个粉丝群。

没错,说出来嘉德罗斯自己都不信,身为高高在上的排行榜no.1,他竟然偷偷地给最强大的对手建了个粉丝群!这个群的行事作风和群主本人如出一辙,自大狂气,目空一切,唯格瑞是吹,进群还有限制条件:100名以外的渣渣休想进来和他一起吹瑞,思想危险敢打格瑞主意的要被踹,不吃嘉瑞的也要被踹(??)。一时间引起老粉们的轰动。

就是靠着群主的私心和暴君式管理,这个群迅速成为格瑞粉丝群中的神话,迷弟迷妹向往的高端神秘组织。真是厉害,建个粉丝群都是第一名,嘉德罗斯一边夸自己,一边顺势给格瑞的粉丝定了个官方名字,叫芦荟胶,获得一致好评。就连路人都经常夸这个形象又响亮的名字比隔壁no.1直白到傻气的粉丝名“螺蛳粉”要高雅不少。

嘉德罗斯不知这是喜是悲。他觉得祖玛取名的时候不是饿了就是听了雷德的鬼话。

嘉德罗斯虽然身为群主但他基本不说话,和渣渣没什么好说的,发言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吹瑞,二是发图。

嘉德罗斯会在群里狂吹格瑞,吹得天花乱坠,卖起安利来一套又一套,听的成员们一愣一愣的,拍手叫好的同时又暗暗担心老大怕不是要变成毒唯。然而,嘉德罗斯真的和格瑞见面了又只会瞎发对手卡,来来去去就几句“格瑞来打架”,“我愿意找你打架是你的福气”,“我看你挺厉害的才找你,你别不识好歹!”也不知道群里那股痴汉劲去哪儿了。

对于嘉德罗斯的无理取闹,格瑞多半不加理睬,嘉德罗斯表面不爽,心里却忍不住大叫“果然格瑞冷漠的样子也很好看,我的专属冷漠!!”当然啦,结局往往是两人双双把对方打趴下,虽然格瑞嘴上说着麻烦,嘉德罗斯可没漏掉他嘴角可疑的上扬,谁知道是不是两个人都乐在其中呢?

因为和格瑞三天两头打架,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嘉德罗斯经常偷拍格瑞。他不介意和别人分享格瑞的英姿,但是怕掉马就只会挑两张好看但不至于靠的太近的照片po到群里发发福利,享受一下大家羡慕的目光和主导格瑞最新动态的优越感。一边看着群里炸开锅嘲笑他们都是没定力的渣渣,一边开心地给自己换手机壁纸。

看到嘉德罗斯最近老是沉迷手机,祖玛和雷德表示老大有感兴趣的东西了我们很欣慰,然而也担心老大就此变成网瘾少年。万一雷狮因此借自己兼职电击治疗师的名义找老大麻烦就有趣了。

今天嘉德罗斯也好好隐藏着格瑞第一迷弟的身份,不知迷弟艹偶像的戏码何时才能上演。

END

大概没有了,谢谢观看!反正我自己是看不下去了orz

好想开车!!!

【嘉瑞】彩蛋

一个循循善诱让螺丝小朋友直面自己情感的故事
想给冷冰冰的人造人设定一点温暖
ooc,私设,胡诌一大堆,但是我真的很想产块小甜饼qwq

在和格瑞大战过三百回合之前,嘉德罗斯并不知道自己程序里有个彩蛋。

触发条件是连续二十一天对同一个人保持兴奋状态,主要表现为见面时心率超过八十;独处时经常不自觉地想到对方;渐渐因他产生嫉妒心独占欲等等。通常来说,满足以上条件便可触发嘉德罗斯出厂时就设定好的彩蛋,恋爱mode,on!

没想到圣空星那群冷血科学家还有这种生活情趣,美其名曰让人造人体验生活,更贴近人类,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因此在听到嘉德罗斯对格瑞说出“今晚能赏个脸来我家坐坐吗?”的时候,双方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并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三分钟前嘉德罗斯看到金又黏着格瑞,心中的那一丝不爽恰好成为凑齐开启彩蛋的最后一个条件。身体的反应比脑子更快,他向格瑞就这么抛出了一句似是而非的邀请。

冷静理智如格瑞,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嘉德罗斯这句话究竟几个意思,不过拒绝他的任性请求几乎成了格瑞的本能。于是在气氛变得更尴尬之前,格瑞扛起烈斩,撂下一句冷冷的“说什么傻话呢”,潇洒地离开了。

嘉德罗斯也没搞清楚刚刚为何会脱口而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不过能多一个和格瑞打架的机会他倒是乐意至极的。

于是嘉德罗斯快步跟上格瑞,“你少瞧不起人了,别再想躲着我!”

他想靠近格瑞,和他比个高下,享受绝对强者间的较量,想要征服又期待被挑战。但是哪里怪怪的,比起打架,他的cpu似乎更希望他去……追求格瑞?

意识到这一点后,嘉德罗斯又(被动地)脱口而出:“小猫咪,你为什么总想着逃离我的怀抱!”

这下格瑞明显身子一僵,神情复杂地瞪了嘉德罗斯一眼,他终于也察觉了嘉德罗斯今天的不正常。本想把烈斩直接丢过去,但是看到对方同样疑惑不解的包子脸,又觉得下不去手了。好嘛,不和问题儿童一般见识,格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这里没问题吧。”

他觉得今天的气氛实在太诡异,他有些招架不住嘉德罗斯这些不按常理出牌的“挑衅”了。

嘉德罗斯也实在不好意思再盯着格瑞不放,他觉得已经需要一次扫描,怕不是中病毒了。

回赤焰山的路上,嘉德罗斯突然发现任务清单上多了一项支线任务:追到格瑞。甚至连词库也更新了:《霸道总裁经典语录》,《攻略女孩的一百零一招》,《如何让另一半对你死心塌地》等等。

嘉德罗斯是拒绝的,他有撇见过雷德的恋爱小说,他和格瑞的关系绝不是小说里描绘的那种充满粉红色泡泡的氛围。这更加坚定了他要扫描杀毒的决心。

在祖玛的帮助和雷德的起哄下,三人联系到了圣空星某科研机构,请求杀毒并更新系统。没想被驳回了,程序员爸爸们语重心长地解释了彩蛋的事,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并且附上两本新增的恋爱攻略以及一句“加油儿子,大赛媳妇都不能输!”

嘉德罗斯不知道追求格瑞是否比打倒格瑞更有意义,触发这个恋爱彩蛋好像怎么看都只是巧合,原来恋爱的心情和找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差不多吗?但支线任务也是任务,他诞生的初衷就是完成各种任务,他不会去违背他应背负的使命。

如果圣空星的爸爸们希望他追到格瑞,他就会去追,更何况他不仅不反感这个任务,甚至有点跃跃欲试。

于是从那天起,从支线任务解锁的那天起,嘉德罗斯会在与格瑞酣畅淋漓地打斗之后主动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拍掉点他身上的灰;或是干脆和他一起躺在地上,瞅着天上的星星,神通棍和烈斩被丢在一边,他把圣空星指给格瑞看,格瑞说好倒霉,离登格鲁星这么近。

有时嘉德罗斯在路上看见紫色的丁香,他想这个颜色和格瑞的眼睛很像,但是没他好看;有时他就这么直接把原话告诉格瑞了,格瑞白了一眼,冷冷地道“你少贫嘴。”

但是嘉德罗斯没错过他微红的耳尖,他想,格瑞其实挺可爱的,他也这么说了。

但他没告诉格瑞这是一个任务,这些甜蜜的攻势是为了满足程序员的恶趣味,格瑞也不问,他永远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也许嘉德罗斯自己也忘了,也许他早就不把这当作一件任务来看了,他现在觉得心率加快不仅仅是因为好战,挂念对方也不只是因为他的强大……

人类是如何规定这种心情的?或许这真的就是恋爱?

这天嘉德罗斯和格瑞意外地和平,没有打架,他们坐着晒太阳,分享保养武器的心得。

嘉德罗斯感到很惬意,阳光很惬意,蝉鸣也很惬意,他舒服地直犯困。格瑞也懒洋洋地,背光让他的轮廓柔和了几分。

嘉德罗斯有种冲动想去摸摸格瑞的头,把他碍事是头巾拿走,那格瑞会不会像前天树林里遇到的灰猫一样炸毛?

他突然又有些控制不住想要脱口而出那句“今晚赏个脸”的不害臊邀请,不知道这种令人犯困的天气里格瑞会不会懒得拒绝?

嘉德罗斯心中隐隐约约地觉得就算又被拒绝,这次也应该同每次约战那样死缠烂打才行。

他试图从恋爱攻略里找出一两句漂亮话,让自己听起来像个成熟男人而不是出厂时间只有九年的问题儿童。

格瑞看他半天不说话,盯着自己的头顶放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仿佛他已经猜到了最后嘉德罗斯会说什么。

嘉德罗斯听到格瑞的笑,看到他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检索词库,纠结了半天,还是来了一句:“格瑞,来打一架吧!”

圣空星的爸爸们为了傻儿子真是操碎了心,奈何一群理工直男设定的恋爱宝典能有什么浪漫可言?

对于高冷傲娇来说,死皮赖脸的直球正是最有效的。

于是,嘉德罗斯天天尬撩格瑞的戏码代替嘉德罗斯天天挑衅格瑞,成为凹凸大赛的头条。

END


本意想写嘉宝开彩蛋的挂帅气地撩格瑞,想想九岁的DT还是尬撩更可爱一点。
隔瑞戏份好少,我明明是个瑞厨……(痛苦)
不要听我瞎说,理工系也很浪漫的(大概)
ooc严重,逻辑混乱,码得有点急,欢迎捉虫!
能看到这里,大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