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淀物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最近沉迷凹凸
格瑞中心,混乱邪恶

【嘉瑞】彩蛋

一个循循善诱让螺丝小朋友直面自己情感的故事
想给冷冰冰的人造人设定一点温暖
ooc,私设,胡诌一大堆,但是我真的很想产块小甜饼qwq

在和格瑞大战过三百回合之前,嘉德罗斯并不知道自己程序里有个彩蛋。

触发条件是连续二十一天对同一个人保持兴奋状态,主要表现为见面时心率超过八十;独处时经常不自觉地想到对方;渐渐因他产生嫉妒心独占欲等等。通常来说,满足以上条件便可触发嘉德罗斯出厂时就设定好的彩蛋,恋爱mode,on!

没想到圣空星那群冷血科学家还有这种生活情趣,美其名曰让人造人体验生活,更贴近人类,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因此在听到嘉德罗斯对格瑞说出“今晚能赏个脸来我家坐坐吗?”的时候,双方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并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三分钟前嘉德罗斯看到金又黏着格瑞,心中的那一丝不爽恰好成为凑齐开启彩蛋的最后一个条件。身体的反应比脑子更快,他向格瑞就这么抛出了一句似是而非的邀请。

冷静理智如格瑞,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嘉德罗斯这句话究竟几个意思,不过拒绝他的任性请求几乎成了格瑞的本能。于是在气氛变得更尴尬之前,格瑞扛起烈斩,撂下一句冷冷的“说什么傻话呢”,潇洒地离开了。

嘉德罗斯也没搞清楚刚刚为何会脱口而出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不过能多一个和格瑞打架的机会他倒是乐意至极的。

于是嘉德罗斯快步跟上格瑞,“你少瞧不起人了,别再想躲着我!”

他想靠近格瑞,和他比个高下,享受绝对强者间的较量,想要征服又期待被挑战。但是哪里怪怪的,比起打架,他的cpu似乎更希望他去……追求格瑞?

意识到这一点后,嘉德罗斯又(被动地)脱口而出:“小猫咪,你为什么总想着逃离我的怀抱!”

这下格瑞明显身子一僵,神情复杂地瞪了嘉德罗斯一眼,他终于也察觉了嘉德罗斯今天的不正常。本想把烈斩直接丢过去,但是看到对方同样疑惑不解的包子脸,又觉得下不去手了。好嘛,不和问题儿童一般见识,格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这里没问题吧。”

他觉得今天的气氛实在太诡异,他有些招架不住嘉德罗斯这些不按常理出牌的“挑衅”了。

嘉德罗斯也实在不好意思再盯着格瑞不放,他觉得已经需要一次扫描,怕不是中病毒了。

回赤焰山的路上,嘉德罗斯突然发现任务清单上多了一项支线任务:追到格瑞。甚至连词库也更新了:《霸道总裁经典语录》,《攻略女孩的一百零一招》,《如何让另一半对你死心塌地》等等。

嘉德罗斯是拒绝的,他有撇见过雷德的恋爱小说,他和格瑞的关系绝不是小说里描绘的那种充满粉红色泡泡的氛围。这更加坚定了他要扫描杀毒的决心。

在祖玛的帮助和雷德的起哄下,三人联系到了圣空星某科研机构,请求杀毒并更新系统。没想被驳回了,程序员爸爸们语重心长地解释了彩蛋的事,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并且附上两本新增的恋爱攻略以及一句“加油儿子,大赛媳妇都不能输!”

嘉德罗斯不知道追求格瑞是否比打倒格瑞更有意义,触发这个恋爱彩蛋好像怎么看都只是巧合,原来恋爱的心情和找到实力相当的对手差不多吗?但支线任务也是任务,他诞生的初衷就是完成各种任务,他不会去违背他应背负的使命。

如果圣空星的爸爸们希望他追到格瑞,他就会去追,更何况他不仅不反感这个任务,甚至有点跃跃欲试。

于是从那天起,从支线任务解锁的那天起,嘉德罗斯会在与格瑞酣畅淋漓地打斗之后主动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拍掉点他身上的灰;或是干脆和他一起躺在地上,瞅着天上的星星,神通棍和烈斩被丢在一边,他把圣空星指给格瑞看,格瑞说好倒霉,离登格鲁星这么近。

有时嘉德罗斯在路上看见紫色的丁香,他想这个颜色和格瑞的眼睛很像,但是没他好看;有时他就这么直接把原话告诉格瑞了,格瑞白了一眼,冷冷地道“你少贫嘴。”

但是嘉德罗斯没错过他微红的耳尖,他想,格瑞其实挺可爱的,他也这么说了。

但他没告诉格瑞这是一个任务,这些甜蜜的攻势是为了满足程序员的恶趣味,格瑞也不问,他永远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也许嘉德罗斯自己也忘了,也许他早就不把这当作一件任务来看了,他现在觉得心率加快不仅仅是因为好战,挂念对方也不只是因为他的强大……

人类是如何规定这种心情的?或许这真的就是恋爱?

这天嘉德罗斯和格瑞意外地和平,没有打架,他们坐着晒太阳,分享保养武器的心得。

嘉德罗斯感到很惬意,阳光很惬意,蝉鸣也很惬意,他舒服地直犯困。格瑞也懒洋洋地,背光让他的轮廓柔和了几分。

嘉德罗斯有种冲动想去摸摸格瑞的头,把他碍事是头巾拿走,那格瑞会不会像前天树林里遇到的灰猫一样炸毛?

他突然又有些控制不住想要脱口而出那句“今晚赏个脸”的不害臊邀请,不知道这种令人犯困的天气里格瑞会不会懒得拒绝?

嘉德罗斯心中隐隐约约地觉得就算又被拒绝,这次也应该同每次约战那样死缠烂打才行。

他试图从恋爱攻略里找出一两句漂亮话,让自己听起来像个成熟男人而不是出厂时间只有九年的问题儿童。

格瑞看他半天不说话,盯着自己的头顶放空,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仿佛他已经猜到了最后嘉德罗斯会说什么。

嘉德罗斯听到格瑞的笑,看到他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检索词库,纠结了半天,还是来了一句:“格瑞,来打一架吧!”

圣空星的爸爸们为了傻儿子真是操碎了心,奈何一群理工直男设定的恋爱宝典能有什么浪漫可言?

对于高冷傲娇来说,死皮赖脸的直球正是最有效的。

于是,嘉德罗斯天天尬撩格瑞的戏码代替嘉德罗斯天天挑衅格瑞,成为凹凸大赛的头条。

END


本意想写嘉宝开彩蛋的挂帅气地撩格瑞,想想九岁的DT还是尬撩更可爱一点。
隔瑞戏份好少,我明明是个瑞厨……(痛苦)
不要听我瞎说,理工系也很浪漫的(大概)
ooc严重,逻辑混乱,码得有点急,欢迎捉虫!
能看到这里,大感谢了!!!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