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一个
杂食
最近沉迷凹凸 ,格瑞中心,混乱邪恶
突然爬墙小英雄,爆豪右好吃
mcu盾冬常驻

滴了一辆专车,叫司机陪我去看汽车影院是一种什么体验?

大学生嘉和社会人瑞,我喜欢年龄差

这次是完整版

微博上看到的梗,评论放出处

还是嘉德罗斯单口相声,哭泣

狗血,ooc,嘉瑞嘉无差,可以的话,请往下看


1

寂寞使人变gay

嘉德罗斯突然对这句玩笑话信了三分。

此时此刻他和格瑞同坐在狭小昏暗的车厢里,甚至呼吸声大一点都能被对方听到,轻缓悠扬钢琴声流淌在四周,前方不远处的大屏幕时明时暗,映得他俩的脸忽闪忽烁。

如果是相恋多时的情侣,那这氛围可谓是恰到好处;然而对于三十分钟前刚认识的这二位来说,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2

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切要从三天前,我们的男主角嘉德罗斯与室友雷德的一段对话说起。

兴许是刚读完一本恋爱小说感慨良多,雷德不顾嘉德罗斯的反对,在寝室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老大!有人陪你看电影真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了!”
“你可拉倒吧。”嘉德罗斯在打游戏,头都不抬一下。
“真的呀!”雷德接着说,“到了影院你们不必寒暄,无需多言,一起享受剧情的跌宕起伏,不管周围发生了什么,你都知道至少有一人与你同喜同悲!”

嘉德罗斯还在打游戏,还不忘“哼”一声以示不屑,耳朵却忍不住往外伸了伸。

“如果看电影的时候有个伴,即使不能一起沉浸在片子里,你们至少还能互相吐槽,也挺有意思的。”

“好啊,那你陪我去看场电影呗?”嘉德罗斯忍不住逗逗雷德。

“我拒绝,我有祖玛了为什么还要和老大你去看。”看来雷德并不领情。

“那你跟我瞎bb什么,想打架直说!”

两人扭打作一团,看电影的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不知不觉七夕将至,周围的小情侣出双入对,甜甜蜜蜜,羡煞旁人。

嘉德罗斯很寂寞,一直很寂寞,但他依旧保持着生人勿近,老子一个人最开心的气场,吓退了不少鼓起勇气来表白的小女生。虽说绷着唯我独尊的人设很酷,但嘉德罗斯心中的小鹿却经不住青春期的骚动很想有个能乱跳的机会:他也想尝尝恋爱的甜蜜滋味,像大人那样。

可惜周围都是一样的渣渣,他提不起兴趣。

雷德似乎看出了他的苦恼,他笑嘻嘻地冲嘉德罗斯说:“老大你是不是七夕没人约呀?”

“放屁,想约我的人已经排到对面的烧烤摊子那儿了!我要是想去,你哪儿还见得到我的影子。”嘉德罗斯被看出心事但仍旧强装镇定。

“哇!不愧是老大!”雷德此时也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那你赶快挑一个去约会吧!去看电影怎么样?我上次跟你说过的!”

“……不去,不想去。”

“老大你要是嫌影院人多,你可以试试汽车影院啊!私密空间,二人专属,你的不二之选!学校旁边就有一家……”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嘉德罗斯选择赶在雷德继续滔滔不绝前打断他,并开始怀疑他到底收了人电影院多少钱。

“那老大你打算约谁呀?”,雷德冲他眨眨眼睛。

嘉德罗斯回想起之前在三米外围着自己转却不敢上前的姑娘们,脑子一热,心下一横,冲雷德吼了句:“这帮渣渣我一个都看不上!老子随便滴滴打车叫个专车司机都比她们沉稳内敛!”

于是在雷德不可思议的注视下,嘉德罗斯用滴滴打车软件叫了个司机来陪自己看电影。

我想,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寂寞的举动了。

不过容不得谁多想,司机很快就来了。

你别说,挺帅的,还真是那几个小姑娘不能比的,就算坐着也能窥见其修长的身材。

他很瘦,不是瘦弱,而是精壮。视线顺着卷起的衬衫袖口下露出的半截小臂,再往下是骨节分明的手腕,和握着方向盘的纤长手指。

嘉德罗斯打开车门,心里美滋滋,他突然就能接受之前还觉得心酸的举动了。

“师傅,去xx汽车影院,嘿嘿,顺便再陪我看个电影吧!”

司机愣了几秒,意味深长地看了嘉德罗斯一眼。

嘉德罗斯似乎明白了他的误解,连忙红着耳尖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单纯地看个电影,我没什么朋友……我看你就挺对眼的。”

司机没想到对方如此直球。

“就当我花钱请你放松一下。 ”见他还在犹豫,嘉德罗斯顺势摆出顾客就是上帝的架势,“好了别废话了,你照我说的做就行,和帅哥看电影你又不吃亏。”

司机皱皱眉觉得好笑,但他看着嘉德罗斯鼓鼓的包子脸和那头路灯底下都闪闪发亮的金发,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上车吧,他说。

嘉德罗斯自觉理所当然地跨进副驾驶,这次他看清了司机那头好看的,和他本人一样清冷的银发,却在那幽深的紫色眼眸前黯然失色。

关上门,手机里传来导航的电子女声,嘉德罗斯顺着亮光看去,却瞥见旁边那张行驶证上司机面无表情的脸。

原来他叫格瑞啊。


3

汽车影院似乎为了迎接七夕,排片表上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爱情片,于是嘉德罗斯只好选了角落里一部不起眼的文艺片。

电影开始前,嘉德罗斯自认为细心体贴地买了一桶爆米花。奶油的香甜很快弥漫在车厢里,格瑞的表情好像在嘲笑他像个小屁孩,只有小屁孩才会喜欢甜食。嘉德罗斯满不在乎地往嘴里丢了两个,又抓起一把送到格瑞面前,“吃晚饭了没?要不要来一点?”

格瑞礼貌性地拿了一粒,然后摆了摆手。

灯暗了。

密闭的小空间,两个刚认识的人,一桶没人吃的香喷喷的爆米花。

不得不说,气氛很微妙。

电影开始了,讲述二战时期一位钢琴家的故事,剧情开始平缓轻快,嘉德罗斯看得津津有味。

原来他真的是单纯地想看个电影啊。

剧情发展到高潮,战火四起,几个惊险的爆破结束,嘉德罗斯不禁发出了一句感叹:“好激烈的场面啊!”

格瑞沉默了很久,然后叹了口气,轻轻“嗯”了一声,语气有些奇怪。

嘉德罗斯有些疑惑,转头看了他一眼,格瑞避开他的视线转头看向窗外。他这才发现隔壁正在看爱情片的那辆白色轿车,正在微妙地摇晃,抖动。

嘉德罗斯似乎顿悟了格瑞上车前那个眼神的深意。

这时格瑞看看那辆车又看看嘉德罗斯,说道:“是挺激烈的。”深邃的紫色眼睛里多了几分调笑。

说完两人都别开视线,耳尖悄悄染上了红色。

车厢内的温度好像骤然高了不少,屏幕战事告一段落,此刻正传来轻缓悠扬的钢琴曲,是钢琴家为那位曾救过他的英俊军官所演奏的。爆米花的甜腻逐渐被车内清冽的古龙水代替,嘉德罗斯觉得该死的好闻。

不得了,寂寞使人变gay,嘉德罗斯心想。

为了缓解这份微妙的尴尬,格瑞想起了那桶被冷落多时的爆米花,伸手拿了几个,又拿了几个。

嘉德罗斯见状,觉得吃爆米花是个不错的缓解尴尬的办法。

他也伸手去抓爆米花,结果一把抓在格瑞冰冷的手上,嘉德罗斯触电般缩回手。

艹,桶买小了。

嘉德罗斯紧张兮兮地望了格瑞一眼,对方倒是挺坦然的。

两人又无言地看了一会儿片子。

“刚刚那个镜头挺假的”一向沉默的格瑞突然开了口,“真枪的后坐力大多了,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这么轻松地单手开枪。”

“哦?”嘉德罗斯发出好奇的疑问。

“以前在部队待过。”他下意识地把手挪到肚子左下方,“后来伤退了。”

嘉德罗斯转过头,在黑漆漆的车厢内他试图看清格瑞脸上的表情,却只瞧见了他一贯波澜不惊的那张脸。但是嘉德罗斯能从格瑞身上看到了寂寞,和自己很像,又不大一样的寂寞。

嘉德罗斯平时在学校鬼混也打过不少架,赢时居多,但也被打疼过。他想,就算被揍得起不来应该也比不上格瑞那一下一根小指头来的痛。

他突然觉得格瑞很酷,但又想不通他现在为什么要去当个小司机?

“或许就是为了遇到自己吧。”嘉德罗斯与生自来的狂妄和自大给出了这个答案。

他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情感,是对社会人浴血经历的仰慕?是对发现低调强者的兴奋?还是……?

他自己也说不清。

屏幕上剧情进展到哪儿了,嘉德罗斯不知道,他开始心猿意马,他的视线不知怎么就离不开那双好看的紫眼睛了。


4

大概又过了五百多年,电影终于结束了。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看着嘉德罗斯发呆的样子,格瑞说:“看够了没?”

嘉德罗斯仿佛听出了他的双关意,做贼心虚地“咳咳”了几下,但马上恢复镇静,信誓旦旦地望进格瑞的眼睛,“不够,还想看,一直看。”

格瑞翻了个白眼装作没听见,发动车子,摇下半扇车窗,任晚风吹乱他银白的半长发。

“送你回去?”

“嗯。”

嘉德罗斯心想,gay就gay吧。


——————END——————


狗血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2)
热度(190)

© 沉淀物 | Powered by LOFTER